Tag Archives: 湿式研磨

在线监测颗粒粉碎过程–EMS和IIPF

我最近有幸与一组非常有才华的在EMS和国际医药研究院(IIPF)工作的科学家们合作。EMS和IIPF是位于巴西Sao Paulo 西南面约一百英里的Hortolândia城市的两家制药公司。我们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在原料药(API)的湿磨过程中用FBRM跟踪颗粒径的减小。传统上人们用离线激光衍射来跟踪这一工艺过程,但是这种方法被证明既费时又不准确还有潜在人身危害。

颗粒粉碎过程通过用FBRM原位跟踪颗粒的裂碎与磨碎过程,该研究组可以实时识别出每一釜湿磨的目标终点。他们还与离线激光衍射分析数据进行了关联,并得出结论“在线FBRM的使用不仅确保了一致的产品指标还使工艺过程时间降到最短”。而且,通过揭示其材料的裂碎动力学,他们得到了对工艺过程的重要理解。这种信息可以用来确保工艺放大和技术转手的成功。

与Andre Rosa, Fabiana Ribeiro 和Jose Martins (IIPF) 以及Renato Carneiro 和Ettamyr Catteli (EMS)一起进行这一项目非常愉快。他们起草了一个应用短文:在线监测用高剪切力混合器进行颗粒粉碎的过程。要得到FBRM与离线颗粒测量技术(如激光衍射、过筛)之间的关联方面的详细信息,请查看我同事Eric Dycus的 FBRM®与工艺效率和产品质量直接关联的网络研讨会

怎样实时跟踪颗粒分布:AAPS 2010

2010 美国医药科学家协会(AAPS) 年会 即将于十一月十四至十八日在新奥尔良召开。本届AAPS年会与国际医药联邦(FIP)的医药科学国际协会 (PSWC)携手,将聚集来自全世界的数千医药科学家们。在此,我想点出会议上将要讨论的一些涉及怎样实时跟踪颗粒分布的报告:http://cn.mt.com/cn/zh/home/events/fairs/AAPS_2010.html?=US_AC_eAdv_zhBlog

  • SU9199  用非谱图式在线颗粒分布的确定作为高剪切力湿式成粒的终点;Purdue University, Sunday PM
  • T2124  评价用于高剪切力湿式成粒监测和终点确定的PAT 工具:NIR, FBRM, PVM, ARS Novartis, Tuesday AM
  • T2139  工艺过程分析技术:用FBRMPVM 在线监测PLGA 微米颗粒形成过程;FDA/CDER/OPS/DPQR, Tuesday AM
  • T3070 用高分子来维持溶解差的药物分子在液添胶囊制剂试管溶解时的超饱和机理研究;Amgen, Tuesday PM
  • W4256 实时颗粒分析:用聚光反射测量 (FBRM) 作为工艺过程分析技术 (PAT) Campbell University and GlaxoSmithKline, Wednesday AM
  • W5050  预测高剪切力湿式研磨药物固体的表现; Pfizer, Wednesday PM
  • W5423  质量源于设计 (QbD) 案例研究:寻找实时PAT工艺过程监测与离线产品定性分析之间的关联;FDA/CDER/OPS/DPQR, Wednesday PM
  • W5429  Lasentec FBRM C35 探头用于高剪切力湿式成粒过程中实时测量颗粒玄长分布的分辨率和灵敏度以及与其它颗粒分布技术的对比; Bristol-Myers Squibb (BMS), Wednesday PM
  • W5432  通过原位颗粒和液滴定性分析改进液体制剂; METTLER TOLEDO, Wednesday PM
  • R6266  应用QbD原理评价各种Hypromellose等级以确保可持续放行的制剂工艺;GlaxoSmithKline, Thursday AM

我期待在AAPS年会上见到您,并邀请您参观展示大厅的612展台。

您可能会感兴趣的类似贴文: